西欧社会已不能理性看待自由主义的对立

2016-06-28 12:5915

西欧社会已不能理性看待自由主义的对立面---集体主义与少数服从多数原则。他们对这样的思考一概斥之为“纳粹主义”,让人不由想到清末时期全中国各阶层对西方先进科学技术的排斥。我们现在就从苏格兰独立公投这一事件来具体地看它。

策动国家独立对谁有利,对谁不利?这一点很明显。苏格兰独立对苏格兰上层阶级有很大好处,但对苏格兰下层人民及英国其他地区的所有人以至全欧洲人都不会是好消息。

苏格兰要求独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税收和财政划分问题。如果苏格兰独立,原来需上交给英国政府的税收将留在苏格兰。很多独立派人士认为,独立后截留下的财富将会更好地造福苏格兰人民,然而,我们从最近的,东欧剧变后解体重归独立的国家演变来看潜在的结果。

使我感到惊讶的是布拉迪斯拉发火车站竟然还是和二十年前一样的简陋,连个像样的候车室都没有,旅客大都席地而坐。车站也没有一个像样的餐馆,只有两家夫妻店,七八张摇摇晃晃的饭桌,几十把塑料椅子,经营着不敢恭维的斯洛伐克匹萨饼和俄罗斯罗宋汤。真不知道这个当时人均吸引外资最多的东欧国家怎么不投资改造一下火车站、汽车站之类的基础设施。
  斯洛伐克虽然已是欧盟成员国,但2005年选出的新政府很令欧盟头疼。因为新内阁包括了一些极端的民族主义者,他们可以公开谩骂该国的匈牙利和吉卜赛两个主要少数民族,骂这些人“丑陋、罗圈腿,是骑在令人可憎的马上的疑似蒙古症患者”。斯洛伐克前副总理伊万・密克罗什对我说:“亏得上面有个欧盟,使这些激进分子在国家政策方面还不敢走得太远,否则麻烦大了。”密克罗什曾在斯洛伐克推动了不少市场化改革方案,在西方广受好评,但2005年他的政党在大选中被击败。他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搞改革,最好就是只做不说,先说了,最后什么也做不成,还被人骂。”
  火车开了3个小时,我又来到了久违的布达佩斯火车站。但一下车,我最大的感觉也是这里与二十年前相比没有太大的变化:那些热闹的小铺子还在,出售各种廉价的旅游纪念品、箱包、打火机、DVD之类;那些兑换外币的私人钱庄也在,有十来个,边上还有几个“黄牛”,但人数比二十年前少;那些出租房屋的老头老太还在,惟一的变化是一位老头用中文在吆喝:“房间、房间。”我后来还抽空去了布达佩斯的劳克西商业大街,商品倒是不少,但从物业装潢到服务设施,都陈旧了,与中国大都市的繁华和时尚差距甚大。但布达佩斯的城市布局雍容大气,古典建筑端庄典雅,绿树成荫的宽阔街道令人赏心悦目,登上多瑙河边的城堡山眺望,更是令人心旷神怡,全城的景色一览无余。

我们聊到匈牙利的选举政治,H君坦承:“看来我们当时是天真了,以为只要举行自由选举,一切都会变好。但二十年过去了,左派右派都执政过了,都是政客,没有出现过政治家。整个二十年东欧都没有产生过政治家,这是欧盟的结论。”他问我:“你听说过我们‘骗子总理’的事情吗?”我点头,这是指匈牙利总理久尔恰尼2007年5月在执政党一次内部讲话中说:“我们搞砸了……在我们执政的四年里,政府拿不出引以为傲的业绩。我们该如何向选民交代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采取了一切措施保证使这个秘密在大选之前不被泄漏出去。过去两年里,我们一直在撒谎。”这段话后来在网上被披露出来,匈牙利举国哗然,随后就是二十年来匈牙利最大规模的抗议示威和警民冲突。
  “坦率地说,我现在很悲观,”H君说,“我们不是在‘好人’与 ‘坏人’之间作选择,而是在‘坏人’与‘更坏的人’之间作选择,他们之间争权夺利,分裂了整个社会。”他还引用了匈牙利学者海斯勒的评论:匈牙利人缺乏“政治文化和妥协的智慧”,所以今天的匈牙利是“一个深深分裂的社会”。我认识不少东欧朋友,他们原来都以为,只要政治制度一变,一切都会变好,但后来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革命是浪漫的、兴奋的、热血沸腾的、充满希望的,但革命后人们突然发现旧的习惯和行为方式依然根深蒂固,一切宛如昨天,甚至更糟。
  我还见了匈牙利一位资深的政治学者,他的谈话更直率:“你看,我们的国家还有希望吗?匈牙利一半的资产卖给了外国人,还有一半给贪污了。什么是‘休克疗法’?那就是把能卖的公司都卖给外国公司了,最大的石油公司卖给了美国人,美国人又把它卖给了德国人,现在德国人又把它卖给了俄罗斯人。今天控制我们经济的主要是德国人,连媒体也都给德国公司控制了。你大概不能想像,我们的出租车公司也卖给外国人了,一家英国公司,还有一家土耳其公司,他们垄断了价格。”我这些天常坐出租车,注意到这里出租车价格贵得有点离谱,接近瑞士。

他给我展示了世界知名的GFK公司在匈牙利作的最新民调结果:2008年62%的匈牙利人认为现在的生活不如二十年前的卡达尔时期,2001年时,这个比例是53%。今天只有14%的人认为现在是“最幸福的时期”,而60%的人认为卡达尔时期是“最幸福的时期”。他带有感叹地说:“很多东西,只有失去了以后才知道珍贵,就像空气和水,一旦没有了,才知道它们是多么的珍贵。现在少部分人的生活确实比过去好了,但大部分人生活得更糟了。物价上涨太快,货币贬值太多,工资涨了五六倍,但煤气、水、公共交通等都涨了20倍到100倍,受害最大的是我们这些拿退休金的老年人,退休金根本赶不上通货膨胀的速度,还有就是年轻人,匈牙利就业机会太少,失业率已达10%。”

----《中国震撼》

以下是51个欧洲(广义上的)国家的失业率排名。

我们来看看在离开列宁的日子里这些人过得怎么样。东欧国家在这个榜单上,排名如下:
排名1-10:波黑(1)、科索沃(2)、马其顿(3)、塞尔维亚(5)、白俄罗斯(7)、克罗地亚(8)、黑山(9)在失业率前十中,东欧国家占了七个。其中,欧洲八个国家的失业率高于20%,东欧占六个。排名11-20:亚美尼亚(11)、格鲁吉亚(13)、斯洛文尼亚(14)、阿尔巴尼亚(15)、斯洛伐克(17)、保加利亚(18)加起来,在失业率前二十中,东欧国家占了十三个。以上十三个国家的失业率均高于10%。排名21-30:拉脱维亚(21)、立陶宛(22)、波兰(26)、匈牙利(28)、乌克兰(30)加起来,在失业率前三十中,东欧国家占了十八个。其他东欧国家:罗马尼亚(31)、爱沙尼亚(33)、阿塞拜疆(36)、捷克(38)、摩尔多瓦(39)、俄罗斯(40)、哈萨克斯坦(42)

为什么用失业率指标呢?因为假如一个人在社会上找不到工作,只能靠救济生存,那么接下来的祖国的什么星辰大海基本上和他就没什么关系了。一般来说,青年失业率会比社会总失业率高出许多,例如克罗地亚的失业率是20%以上,青年失业率就达到了40%以上,基本上有一半的青年人是找不到工作的,而这个国家还是一些人眼中的转型优等生。而隔壁的波黑,失业率高达44.3%,这是有多绝望。

个别而论,东欧国家发展得相对较好的是在一战以前属于或部分属于德国和奥匈帝国的那些国家,包括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等国。由于同德语地区的历史渊源,在东欧剧变后依靠吸引德国投资,承接德国产业转移,经济上有所发展。当然,东欧的“有所发展”和我们通常认识的“有所发展”是两个概念。

具体来说,匈牙利和波兰,在剧变前人均GDP分别是中国的9倍和7倍,现在已经都不到中国的2倍。捷克和斯洛伐克,在剧变前分别是中国的12倍和7倍,现在分别只有2.6倍和2.4倍。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在剧变前分别是中国的近28倍和17倍,现在分别只有3.2倍和1.8倍。

听起来是不是就有种忧伤的感觉?且慢,我说了,这些国家是东欧25个国家和地区中转型最顺利的,现在也是最发达的,是优等生中的优等生啊。这些经济转型的优等生混的尚且如此悲催,另一批政治转型的优等生又是另一种光景了。例如一再用民主革命的胜利激励公知前进的乌克兰,在剧变前,人均GDP差不多是中国的5倍,现在不到中国的一半了。乌克兰的好基友格鲁吉亚,剧变前人均GDP比乌克兰还高一点,现在同样不到中国的一半了。这些真是忧伤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会有百万小姐下西欧。

当然,最可怕的还是战争。在以上25个东欧国家中,在天下整体太平无事的20多年里,卷入战争的有以下国家:波黑、科索沃、塞尔维亚、克罗地亚、黑山、亚美尼亚、格鲁吉亚、斯洛文尼亚、乌克兰、阿塞拜疆、摩尔多瓦、俄罗斯,几乎有一半国家打过仗。这些国家的民主领袖们当年对民众讲话,主题几乎都是《老子比共产党不知高到哪里去了》,实践证明:一派胡言。

作者: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356021/answer/71942696

通过个体和宏观角度,我们并不能得出独立后的东欧发展水平高于以前的结论。如果将其认为是革命所必然导致的缓冲期,那“缓冲期”还是长了一点。从东欧剧变至今二十多年,东欧仍然看不到太大的希望,不由得告诉我们,政体的改换绝不是一帆风顺的过程,而底层民众必将会是利益受损最大的阶级。

苏格兰地区并不适合工业,主要充当工业原料供应地,没有很有竞争力的工业。独立会显著降低英格兰向这里输送的工业品数量,普通百姓的生活质量必然严重下滑。而苏格兰自身地理环境非常偏北,农业也不发达,国民生活质量将会长期维持很低水平,类似今日的东欧国家。

英国其他地区也会受创。市场的走势很多时候都要考虑群体心理学。市场(股票期货市场)价格变动幅度比真正意义上的“价值”变化大。市场可以一夜跌下10%,而商品远远做不到这点,也不会如此之快。非常多的时候,市场被“信心”决定,反映在价格的涨落上。苏格兰独立必然导致世界投资者对英国经济未来发展前景抱悲观态度,会像疯狂的人群拥出失火的大楼般,造成更为严重的破坏。首先是本土工业。邻居德国工业发达,质量世界第一。英国又从外交战略的角度,与世界最大的工业国中国交好,本土工业所要面临的危机本已严峻,如果苏格兰独立成功,更会打击英国本土工业。其次,英国国家信用和综合国力将会大损,国际地位明显下降,从欧洲一流强国降至二三流国家,又会对极度依赖稳定环境的金融业、旅游业产生更大的影响。几项共同作用,英国经济将衰退,对欧盟的复苏也会有很大冲击,引发更多问题。

策动独立的头头并不会因此吃到亏。瓜分国有财产可以获得巨额财富(如北海油田每年上百亿美元的收入),过上富裕奢靡的生活。苏格兰恶劣的生活环境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可以移居至美国或度假胜地,享受花天酒地的生活。这样的事情在很多国家都上演过,也将会发生在新独立的国家上。

苏格兰独立派的大部分信心来源于其濒临的北海所储藏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其中包括油气田布伦特产区。在伦敦洲际交易所上市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为全球超2/3的现货原油交易提供基准参考价。
  据了解,北海石油储量超过30亿桶,相当于世界第五大原油出口国伊拉克原油储量的五分之一,这使得北海油气田一直以来都是欧洲能源的主要来源地之一。英国政府在今年早些时候曾表示,北海将在未来20年为英国带来3300亿美元的收入。而苏格兰一旦宣布独立,那么按照地理份额,英国政府将要把原有的84%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以及随之附加的巨额税收拱手让出。

----《苏格兰独立牵扯英国三大经济问题》

总结起来,正因为策动分裂是极端损人利己行为,所有理智清醒的国家都会对这样的行为施以极刑(或最高刑)。现在很多欧洲国家,尤指现在的英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已经趋向不理智了。政府无权严厉处罚分裂主义者,还要忍气吞声。毕竟媒体非常发达,往往又是带有倾向性,任何举动都可能会在炒作中被曲解。也就意味着,“违法成本”很低,收益却非常巨大,铤而走险者必然极多。


对欧盟的长期预测


欧洲分裂也已经有很久了,古罗马帝国灭亡以降,不曾出现统一的中央政权。各大国勾心斗角,一次次演变形成今日之版图。具体过程不必细谈,总进程是逐渐联合直至统一。

国家与社会的统一,深层次的推动力是生产力的进步。交通设施的进步让人能够超脱地理环境的桎梏,各民族和种群之间密切交往,生活习惯,语言文字趋向同一化,最后国家意识建立,人民用同一颗心脏跳动。历史大势客观存在,细化后就成为政治家外交家所努力的方向,主要导图如下:

首先满足两个基本条件:领导核心和强敌环伺的外交环境。领导核心必须存在,只有一个国家为上。其他国家都得无条件服从领导核心,基本不能表达自己的观点。倘若每个国家的话语权都相当大,独立性又相当强,就难以有所作为。正如当今欧盟。欧盟仅是盟约而已,尚不能及邦联制。在需要各国通力合作的“大工程”上行政效率极其低下。

然而,就像曲折的欧洲一体化进程本身一样,作为“欧洲工程”的伽利略计划在从政治雄心化为实际行动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受到各种利益纷争的掣肘。早在计划启动之初,欧盟各国就围绕如何分摊启动费用龃龉不断。由于德国和意大利在“谁当领头人”的问题上互不相让,伽利略计划一度面临搁浅的危险。

这一问题解决后,伽利略计划很快又陷入新的危机。按照原计划,伽利略系统应由以欧洲航天局为代表的公共监督机构和由私营企业组成的一家联合母公司共同开发,后者享有为期20年的伽利略系统开发运营特许权。经过复杂而艰难的招投标程序,欧洲航天局选定了8家空间行业集团,包括欧洲最大的航空航天和军工企业、空中客车公司的母公司——欧洲宇航防务集团、法国泰雷兹公司和阿尔卡特-朗讯公司、总部设在英国的国际海事卫星组织、意大利机械工业投资公司、西班牙AENA公司和HISPASAT公司以及德国电信公司与德国航空航天中心组建的联合企业(TeleOp)。根据双方2005年12月签订的合同,各参与企业应在2006年底以前结束有关特许权分配协议的谈判,并组建一个单一的联合母公司并任命一位可代表各企业做出最高决定的公司总裁。但随后的进展却让人大跌眼镜。

由于各企业迟迟未能就伽利略系统开发阶段的利益分配达成内部妥协,欧盟委员会负责交通事务的委员雅克·巴罗本月14日同时致信欧盟主席国德国、欧洲议会以及8家公司,警告各方务必认清伽利略计划所面临的危机并呼吁各方加紧行动。信中没有说明造成工程进度一再延误的具体责任者,但据有关人士透露,许可权分配协议谈判受阻的直接原因是西班牙HISPASAT公司对任务分配提出了更多要求,包括得到已经分配给法国、德国和英国公司的工程项目,在本国增建地面控制中心以及获得更多系统运营权。此外,一些参与方还对未来的伽利略系统能否给欧盟带来足够利润产生疑虑。巴罗的发言人承认,由于上述问题的存在,伽利略系统实现商业运行的时间已经被推迟到了2011年甚至更晚。

欧盟在2002年决意开发“伽利略计划”,与美国的GPS全球定位系统对冲,准备在2012年发射30颗卫星定位全球,但是迄今为止不过发射了2颗卫星,其它的发射计划都在无休止的争斗中搁浅了。不久的将来,这2颗卫星又会失效,那么“伽利略计划”还能有什么成果值得考察?与之对比的是中国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开发时间比欧盟要晚不少,但是已经发射出4颗试验卫星和16颗导航卫星,共20颗,已经可以进行一些基本的服务。一对比就显现出巨大的差距出来了。盟约制的联盟与单一制的国家相比,行政效率太低。

——《对“伽利略”卫星定位系统的综述》

其次是强敌环伺的外交环境。说服安逸惯的老百姓放弃自己的部分权利,接受国家对其生活的管控非常困难。如果对敌国入侵的恐惧不能压倒对自由生活的渴望,企图建立较为集中的统一体前景渺茫。统一如同浴火重生,不经“火”的洗礼,很容易遇到瓶颈,空费劳力而无所得。持续数年的战乱和一两代人缺衣少食的经历是凤凰涅槃的必由之路,而不可能为人轻易的接受。唯独强敌环伺,外敌入侵之时,人民才可能把属于自己的很多权利奉献给国家或集体,加强中央集权。


上述两个条件达成,民意基础就会缓慢建立。社会自身的稳定性和排斥性是比较强的,如大洋上的巨轮一般,改变其前进方向困难而费力。政治家好比舵手,用自己的本领遇见潜在的危险,及时掉转船头。但转舵与实际方向的转变还存在着“滞后性”。改革不是一日之功,非有几年几十年才能逐渐看清其作用和意义。今日欧洲社会的“滞后性”很强。领导核心德国虽然存在,俄罗斯也经常用“核大棒”吓唬人,转向速度也极为缓慢。更不用说德国不过拥有较大的话语权,而俄罗斯全然丧失原苏联时期的威风八面。人民无法从内心里认同不接受统一就会灭亡的观点,言辞演说再美妙也改变不了。

这里,我们抛开实际现状不谈,单分析理论。

打下民意坚实基础后,社会需要的就是等待。受到统一思想影响者会逐渐走上国家中坚位置,此刻即是完成统一的关键时期。国家社会渴望某一位传人出现,在他带领下完成既定的统一大业。可以这样形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伟人的作用类似于“东风”。倘缺少了他,历史进程也会最终实现,但还要再等待不少时间。我们可以参考德意志统一进程。

柏林大学吸引了大批大批的德意志杰出的学者,他们在大学里积极传播资产阶级自由平等和民族爱国主义精神,使学生在掌握世界一流的科学知识的同时,能够不断地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在他们的影响下,柏林大学成为普鲁士以及整个德意志民族爱国运动的思想中心。对于统治阶层需要的这种鼓励人民的这种精神不断从各个层面折射出来。促进德意志民族的精神崛起和民族情绪高涨。德意志的民族主义这时开始觉醒。而德意志的民族主义是分二步走的,先是文化民种族主义然后是政治民族主义。

首先提一下“民族主义”,所谓民族主义是建立在民族情感基础上的一种思想观念,它是民族共同体的成员对本民族的一种热爱与忠诚,是对本民族统一、独立和强大即生存和发展的追求和理想。[16]德意志的民族主义在一大批知识分子的探寻下,找到了德意志的自己民族文化和意识。德意志的知识分子希望能够让这种民族主义升华到另外一个层面形成整个民族的爱国意识,唤醒国民,抵制侵略。在大批知识分子的倡导下,德意志人民的意识开始由文化民族主义向政治民族主义转变。

——《拿破仑战争对德意志统一的影响》

长期分裂的德意志由普鲁士完成统一,在德国的统一过程中,俾斯麦无疑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其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制定了切实可行的战略目标,并以坚强的意志果断地去实施和完成这个目标;二、以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和决策能力去推动国家目标的实现,善于调动和利用国内外的一切积极因素来为达到自己的目标服务,运用灵活多变的外交手段来加速其目标的实现。

——《俾斯麦在德国统一中的作用》

回看欧洲可以看到,欧盟达不到上述条件。领导核心德国实力远不能让周边国家俯首帖耳,其二战战败原因导致核武器和战略性进攻武器不能拥有,难以有效投放力量。外交上,向外派兵也很容易让人想起纳粹德国的所作所为,引发抵触情绪。

外交环境客观上于欧洲不利。东方巨熊苏联威压下,各国感同身受,联合障碍较小。而今,俄罗斯实力远不及当年,无力有效反击欧盟的侵犯。仅有的两张牌要么是能源,要么是核武器,远不及苏联的“钢铁洪流”和“灰色牲口”带来的恐惧感。

民意基础尚不存在。今日的“政治正确”并非不正确,问题在于这样的问题不能讨论,不可以辩证思考这些观点自身存在的局限性,就非常危险了。人类对宇宙公理的探索远未至至善至美的境界,早早地固步自封必然自取灭亡。保护弱小,某种意义上甚至会出现有悖于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基本原则的倾向。每个人生命都是无价的,杀人犯就不能判处死刑,因为极少数学生经不住试卷上的大叉,单词拼写错误只能批改为“创造性拼写”!如果社会不能教会孩子最基本的单词拼写,注定要垮塌灭亡,而不会因此兴旺发达。

缺乏领导核心,强敌环饲,民意基础的三点条件,传人不可能出现。时代特性与他的理想,与他所擅长的方面不相配,自然无法创造大业。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祇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马说》)


PS:英国退欧公投居然通过了,真令人惊讶。投票前几乎所有民调都认为选择留在欧盟的人数要有10%的优势,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卡梅伦发动公投的本意,很多知友也说,不是真正的想要退出,而是以此从欧盟中获得更多的利益。德法也作出了不少让步

(本文是在苏格兰独立公投后所作,也比较应景。这两天期末考试,后面来填坑吧)

标签 : 如何看待/评价 X政治英国欧洲联盟(EU)英国脱欧

最新评论
  • 刘炳曦
    刘炳曦2016-06-28 13:31

    苏格兰独立会分裂联合王国,对中国来说或许是好事。个人不大喜欢答主对集权的推崇,你把它的作用夸大了。

  • fan yang
    fan yang2016-06-25 01:25

    投票前哪有百分之10的优势。。。百分之51对49,还有些民调显示退欧要赢的。。。说留欧要赢的主要是赔率,退欧那时庄家给出的只有百分之二十五,两者还是不同的请更正一下

  • 沈亮
    沈亮2016-06-24 20:22

    他们还有大把美女可以出口

  • watopw
    watopw2016-06-24 19:37

    后桌前来支援!

  • 小寒
    小寒2016-06-24 19:33

    前天公投的时候说脱欧成功就直播吃屎人都到哪里去了

  • 隔壁家的
    隔壁家的2016-06-24 19:09

    突然脑洞下,未来俄罗斯会不会也脱欧然后加入亚洲…………那就有意思多了。。。。。。。

  • Rhapsodia
    Rhapsodia2016-06-24 18:34

    我今天早上还在等英国不会退,可能出一些选票舞弊新闻...没想到....推翻了我对欧共体的认知。有人说英国在大的政治变化中一向敏感而且选对了路。但这次我还真怀疑。这次又不是苏联那种状态啊,无从推测

  • Alexius
    Alexius2016-06-24 17:42

    “欧盟”这个政治实体可能会分崩,东扩时候加进来的东欧和巴尔干国家很可能要重新退出去。他们在欧盟中并没有获得太多的利益,又不存在与西欧共同的文化价值观,不会留很长时间。
    但是,以法德和比荷卢可能走向进一步的联合,他们之间享有共通的文化,经济也非常密切。他们是欧盟的核心,本身就比较倾向于统一,在外交环境逐渐恶化之时,要求统一的民意基础将很快建立。

  • 蟹老板
    蟹老板2016-06-24 17:35

    这是欧盟崩溃的前兆吗?